• 互联网点亮生活 新经济蓬勃发展 2018-11-22
  • 文代会、作代会系列访谈第五场:柳建伟、唐家三少谈“记录时代,书写正能量” 2018-11-22
  • 江西省能源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胡运生等2人被调查 2018-11-21
  • 小将杨泽翔租借至中甲新军 谁是天津亿利首发的“U23” 2018-11-20
  • 文苑
    陈嘉映:哲学主要是一种反思活动

    在陈嘉映看来,中国文化体系,就哲学而言,在概念层面反思这个维度上,一直比较弱。让哲学说中国话,主要不是瞄着让中国在世界上有什么发言权,而是要使我们的文化变得更丰富、更有意思。

    刘湘如:从起笔那一刻起,文学从此如影随形

    和文学的缘分,从起笔那一刻,一晃眼就是一辈子,人生的笃定也不过如此,刘湘如说坚持在写,更像是“习惯了”,“文学从前可能是个敲门砖,后来是个真爱,到我这个年龄就是习惯了,每天在家哪怕不写,也要整理整理以前的东西?!?/p>

    冷冰川:风格是一个艺术家自然的背影

    创作总是错过了最佳时机,‘错’无时无刻都在;所以创作是和否定连在一起的,‘无时无刻’也就是时时刻刻’,而每时每刻,就是我创作时的唯一状态。

    岳南:《南渡北归》将有“拾遗”弥补缺憾

    其实这些争议一直都存在,有说岳南笔力或者语言老到蓬勃酣畅淋漓有生气的,也有认为语言粗俗的低级土豪缺乏高雅的文人之气且带有一股令人不爽的邪味与江湖之气的。但岳南觉得自己一直是按照傅斯年所说的路数在创作。

    高健健:当懒散的“巨蟹”遇上有目标的“老鹰”

    “怎么说话很多人理解为语言的规范性或者语气,不仅仅如此,还有技巧。我认为除了情商、智商、财商之外,还有说商。一件事说得让对方更愿意接受,或者从不可能接受变得接受,中间一定有窍门?!?/p>

    潘小平:那年我坐过老吉普

    我调进合肥之后,很有几个公安厅的朋友,其中一个问:潘老师,要不要花50块钱,报名拿本照?“照”是驾照,我说什么什么?吓得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了。我想我要驾照干什么???难道今生今世,我还会自己开车吗?我就是下了岗,我也只能做裁缝。

    唐卫丰:我与合肥的情缘

    上个月我去皖南出差,听到有人评价合肥。她是一名房产中介,说合肥现在发展得很好,虽然问题还有不少,但却能把人才吸引住,说明政府长远的战略眼光。我就请她再说具体点。她给我举了个例子——

    周金花:远去的电视机

    2001 年,公司销售的手机功能单一,只有通话和短信的功能。有一次,一位销售经理颇有远略地说道:“将来的手机既可以通话、游戏,也可以摄像、看电影……”当时的我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是遥不可及的事情。

    王罗成:合肥印象

    夜深人静的时候,遥望漆黑的湖面和星星点点的渔火,仿佛能听得见湖水轻轻拍岸的声响。那时虽然居无定所,经常加班加点,但没有感到辛苦和劳累,总觉得远方有诗有风景。

    吴蔚然:周末生活琐记

    现在的周末,大可不必被那么多琐事缠绕,多元化的社会尊重每个人的选择,也给了我们追求梦想的条件。我们要做的,便是追随着梦想,去奋斗去创造,快乐地生活。

    我认出许多熟悉的脸

    整理书稿的过程,我简直是废寝忘食,有时小小地得意,有时窃笑不已,我知道有些说法,也许会让人觉得违和,但正是这违和处,是为相似的灵魂特意设下的标记。我等待着,它们被识别,被认领,我等待你,如约而至。

    我在日本遇到的最可怕的事

    我也经常暗暗发狠,以后一天三顿都在外面解决,不做饭可以最大程度避免产生垃圾……我算是明白日本人为什么能得那么多诺贝尔奖了,从小被训练做这样复杂的分类,那脑回路自然不同寻常。

    去江之岛,看一场唐朝的花火

    我也试着去蹭后面的人的雨伞,但张爱玲说过,穷人和富人交往,就像下雨天没带伞的人想钻人家伞下,伞的边缘滔滔流下水来,反而比外面的雨更来得凶。我还是做个安分的穷人比较好……

    甄氏或洛神,旧时代里的爱人同志

    甄氏的时代彻底结束,这看似是两个女人之间的输赢,实际上,却是缺乏战斗力的贵族,在生机勃勃的草根面前败下阵来。在乱世里,那些古典的优雅的东西不堪一击,和曹丕同样有着僭越之志的郭女王,才是他最好的拍档。

    第一眼东京

    第一眼东京,竟有穿越感,也许是因为这地方有根基,有一种静气,又或者,是我自己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这样一个人待着了,虽然在这里也得到日本朋友的关照,心里却知道,终究是只和自己在一起。

    白槿湖:写作没有捷径可走

    《考拉小姐与桉树先生》是白槿湖经历了一场生死攸关的手术后不久创作的,“这本书不只是一部浪漫的爱情小说,更让读者在故事人物的专情、守护和大爱中心灵经受洗礼?!?/p>

    读红楼一定要趁早

    《红楼梦》还让我学会对一切美好事物不能无动于衷。它写花开,也写花落,写聚散沉浮,写这些看似寻常的事物,终将灰飞烟灭。

    读懂了孤独,你就读懂了青春原创

    霍尔顿的困惑与哀愁具备了跨越时空的普遍性,就像《红楼梦》中的贾宝玉,虽然如宝似玉天赋异禀,却始终在传统伦理守护者中得不到认同。

    不要让电视轻浮的画面替代了她的美

    张爱玲有句话犹言在耳,“一个人如果没有什么特长,最好是做得特别点”。她的做人哲学,其道理看似浅显,却是深刻的。

    小莲的莫奈花园

    罗尔斯认为,处于这种无知之幕之下,理性的人会希望能够有利于那些最不利处境者,因为我们并不知道自己的处境,若是我们幸而优越,照顾不利者不会使我们损失惨重,若是我们身处底层,这种分配可以使我们仍然活下去。

    关注我们

    新安晚报官方微信

    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新安晚报官方微信

    新安晚报官方微博

    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新安晚报官方微博

    安徽网官方微博

    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安徽网官方微博

    安徽网手机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手机浏览安徽网

  • 互联网点亮生活 新经济蓬勃发展 2018-11-22
  • 文代会、作代会系列访谈第五场:柳建伟、唐家三少谈“记录时代,书写正能量” 2018-11-22
  • 江西省能源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胡运生等2人被调查 2018-11-21
  • 小将杨泽翔租借至中甲新军 谁是天津亿利首发的“U23” 2018-11-20